茂名方兴

茂名方兴

然而肝燥而内热,因虚而厥伏也,非滋其肝中之血,则热深者何能外见乎。然而补肾之功缓,必须急补其气,气旺则肺金自旺,而皮毛自固矣。

 治法不可补血以助热,宜通经以泻肝。然而火非水不长,补火必须补水,但补水恐增其湿,湿旺而风寒有党,未必能遽去,为忧。

虫死而心痛自除,非生地、白薇之能定痛也。在肝木因肾水遁入,忍见父母之受伤乎?

 治法亟温补其命门,使命门之火足以胜外来之寒,则命门之主不弱,而后阳气健旺,能通达于上下之间,阴消寒散,不致侵犯心宫也。然而风湿既已搏结于一身,但去补气而不去祛风利湿,亦非救误之道也。

而余实有兼治之方,既有利于子母,而复有益于咳嗽,毋论新久之嗽,皆可治之以取效也。然而但补其气,不用升提之药,则气陷而不能举,何以祛邪以益耗散之肺金哉。

 然建中汤止能自守而不能出战,且贼盛围城,而城中又有奸细,安能尽祛而出之。以此分别风湿之同病,实为确据。

Leave a Reply